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富阳新闻 > 时政
富阳将启动灵峰精舍复建工程
www.fynews.com.cn  2018年12月04日 09:32 富阳新闻网

  “夏震武这个名字,现今知道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对近代史有深入的研究,怕是难以说出他的事迹。即使是最广为人知的‘木瓜之役’,对了解夏震武本人也毫无帮助,甚至会有所误读。”沿着藏匿于大山深处的灵峰古道拾级而上,富阳文化学者蒋金乐这样说。
 

  11月,秋意正浓,层林尽染,勾勒着叠翠流金的天然画卷。

  夏震武晚年在老家山上,筑庐教“孔孟理学”,自号灵峰山人,学堂命名为灵峰精舍。

  如今的灵峰精舍,早已不见往日繁华,只剩下濒临倒塌的矮小石墙,在光阴更迭中,诉说着夏震武跌宕起伏而又铁骨铮铮的人生。

  今年,距夏震武创办灵峰精舍正好100周年。12月4日,富阳区政协邀请8位专家,召开座谈会,就夏震武的生平、事迹、学说和灵峰精舍等展开充分讨论,让更多人了解这位中国近现代理学家的思想、品格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

  参加这场座谈会的,有历史学者、自由撰稿人傅国涌,善于以客观全面的视角解读中国近代史,夏震武就是他的研究课题之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博士王波,编有《夏震武卷》一书,对夏震武的著作、思想有很深的理解;富阳乡邦文史专家蒋增福的“我所听闻的夏震武和灵峰精舍”,杭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孙昌建的“‘木瓜之役’中的夏震武先生”,浙江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张学继的“重新认识文化名人夏震武”,上海人民出版社编辑董洪波的“徒劳的救世——夏震武的生平与志业”,将从不同视角,带你重新认识夏震武;浙江工商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宫云维、杭州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夏卫东,则会从学术角度,全面剖析夏震武思想的价值。

  “出,则救天下以政”:三度辞官,矢志坚守理学传统

  夏震武出生于清咸丰三年(1854年),5岁便开始学习《大学》《中庸》。因天赋颇高、刻苦好学,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考中举人;次年会试,成绩优异,但因生病未能参加覆试,返乡。光绪二年(1876年),殿试三甲第五名,赐同进士出身。光绪六年(1880年)朝考二等,进工部营缮司主事。

  当年,才华横溢的夏震武,很受朝廷器重,时任工部尚书潘祖荫有意收他为门生,便托人暗示,让他拜师,但夏震武断然拒绝说,拜师是求学,不是为了求官。

  时值天下动乱,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被八国联军赶出京城,逃到西安,国势将倾。夏震武应慈禧太后、光绪皇帝之召,奔赴西安,呈上《应诏进言,谨陈中兴十六策》的救国方针,反对屈辱求和,建议“奋发自强,任贤才,修政事,明耻教战,运东南之财,练西北之兵,东向以恢复两京”,调动全国之力,抵抗八国联军。

  进谏时,夏震武慷慨陈词,声情并茂,令慈禧太后听闻落泪:“夏震武一草莽小臣,眷眷爱国若此,尔等身为大臣,乃竟不若彼耶?”

  奉旨引见时,有大臣面陈和战大计,夏震武指斥清朝总理大臣荣禄,政务大臣王文韶、鹿传霖等“均不可恃”。而后又连续递上多道奏折,弹劾王文韶、盛宣怀、翁同龢等“表里为奸,挟外洋之势以胁朝廷”。

  夏震武不畏不伪、直言不讳,触怒了许多权贵,以至于不再被重用。在四起的谣言和压力下,慈禧太后最终接受了主和派的建议,决定与八国联军议和。这令夏震武失望不已,告病回乡。

  宣统元年(1909年),夏震武被选为浙江教育总会会长,不久兼任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监督。

  刚到两级师范学堂任职,夏震武试图恢复一些传统礼教和教育秩序。他通知时任教务长许寿裳设立孔子牌位,并告知全体教师须着礼服祭孔。许寿裳与教员们讨论,不愿陪夏震武进行祭孔仪式,并将情况告知全体教师,这为双方矛盾激化埋下了种子。

  祭孔当日,教员们有的穿古服,有的着西装,尤其是鲁迅着西装、留西发,非常不配合。夏震武则斥责鲁迅和两级师范学堂教学风气败坏。

  矛盾因此升级。许寿裳与鲁迅同是绍兴人,相继提出辞职,“海归”教师也陆续离校。参与教员达25位,都住到距校五里远的湖州会馆。

  见此情形,夏震武向浙江巡抚增韫请辞浙江两级师范学堂监督一职,未准;同时,请校同乡师生帮劝诱教员复课,但不见起色。最后,夏震武采取提前放假的办法遣散学生,引起了杭州各校教员的反对,扩大了事端。

  眼看教师心齐力坚、复课无望,夏震武毅然辞职。因这一事件发生在辛亥革命前夕,很快成了新旧观念之争,被称为“木瓜之役”。

  离校后,夏震武转任北京京师大学堂教席。在京期间,向学生发表《勉言》五篇,勉励学生“昌明经训,扶植伦纪,守先待后,为天下倡”。

  不久后,辛亥革命爆发,清朝专制帝制被推翻,新的共和政体建立。在夏震武看来,仍应秉承“君臣、父子”的“正治”,不愿两朝为官。于是,夏震武先辞去京师大学堂教席一职,后再辞浙江教育总会会长,彻底告别了为官的人生。

  慎独律己,忧国忧民,夏震武学识渊博、精研理学,是近代百名思想家之一,其学术思想曾有争议,但其人品从未被质疑。

  郁达夫曾在《钓台的春昼》中写道:“从钓台下来,回到严先生的祠堂……走到东面供着严先生神像的龛前,向四面的破壁上一看,翠墨淋漓,题在那里的,竟多是些俗而不雅的过路高官的手笔。最后到了南面的一块白墙头上,在离屋檐不远的一角高处,却看到了我们的一位新近去世的同乡夏灵峰先生的四句略带感慨的诗句。夏灵峰先生虽则只知崇古,不善处今,但是五十年来,像他那样的顽固自尊的亡清遗老,也的确是没有第二个人。比较起现在的那些官迷财迷的南满尚书和东洋宦婢来,他的经术言行,姑且不必去论它,就是以骨头来称称,我想也要比什么罗三郎、郑太郎辈,重到好几百倍。”
 

  “居,则救天下以学”:南归故里筑“灵峰精舍”,习孔孟之道

  “我很佩服夏震武先生,他在29岁的时候就提出‘出,则救天下以政;居,则救天下以学’这样的话语,他也用实际行动努力践行着。”回乡隐居、开坛讲学的举动,便是蒋金乐提到的灵峰精舍故事。

  辛亥革命爆发后,59岁的夏震武南归故里,束发古装,足不入城市,以华夏遗老自居,在乡聚徒讲学,提倡尊孔读经。入民国后,浙江都督朱瑞、吕公望及袁世凯等人先后请其出山任职,均被严词拒绝。夏震武这种不为高官厚禄所诱的行为,为他博得好名声。

  夏震武收徒完全不囿于年龄、性别甚至国籍,不收学费,但他有两个要求:要勤于劳动、自给自足;要着古装、守礼制。

  “好学多佳士,间关万里从。”日积月累,夏震武的学生越收越多,遍及全国,连日本、朝鲜、越南等国家学者,也会不远万里来到富阳里山求学。学生中有名的有北洋政府教育总长王九龄、国民党内政部部长周钟岳、著名史学家贺昌群等。

  1918年,由于从学者日众,学生刘可培、张绍价等人发起集资,兴建灵峰精舍。精舍位于隐岩岗,因面朝灵峰山而得名。正厅中间供孔子神位,两旁各列五子。中间两柱楹联为:“万世正宗,周五子宋五子;八方同化,内九州外九州。”

  此外,夏震武坚持每年春秋两季举办祭孔典礼,还特别配备了铜制的礼乐器。

  1921年,灵峰精舍编印刊物《灵峰小识》,内容分论著、奏议、书牍、叙记、诗词等类别,主要登载夏震武及其学生的作品。这本类似于校刊的书籍,原本已找到,保存得非常完整。

  渐渐地,灵峰精舍成为当时传播爱国主义和弘扬中国汉学文化的中心,在山东、河南、湖北等地建有分会。因山东是孔孟之乡,求学者众多,夏震武还在现山东淄博市周村开办了灵峰精舍分校。

  1930年,夏震武病逝家中,墓葬渔山平安顶。灵峰精舍在其子夏迪生的掌管下,依旧弦诵不绝。直至抗日战争爆发,灵峰精舍的办学因炮火中断。为避免精舍内藏有的大量教学书籍、祭孔乐器等珍贵史料和物品丢失,时任浙江省图书馆研究员的里山人夏定域,在征得富阳文化部门的同意后,护运了满满两船书籍、器物,迁移至省图书馆保管。灵峰精舍后因大火和年久失修,逐渐坍塌。

  即使在社会动乱的年代,夏震武依然清醒顽守着理学传统。遥想隐岩岗上的一声声诵经回响,灵峰先生的那份执着何其可贵。

  启动灵峰精舍复建工程 打造独具魅力的历史文化体验点

  蒋金乐在深入研究夏震武生平、事迹后,着实被其精神所感动。至今,他已作了三次有关夏震武的讲座,写了近两万字的研究文章。在他的新书《富阳的文澜隧道》中,以“五十年来唯一人——郁达夫‘以骨头来称称’夏震武”为题,特别介绍了这位近代思想家。

  2017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要加强对国家古籍的保护,抢救保护濒危文物,实施馆藏文化修复计划,加强新型城镇化和新农村建设中的文物保护。

  富阳区政协认识到夏震武及灵峰精舍对于国家“全面复兴传统文化”具有的独一无二的价值,于当年杭州市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复建灵峰精舍,助推杭州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建设的建议》。提案得到了高度重视,2018年富阳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实施灵峰精舍复建项目。

  今年,富阳区政府启动灵峰精舍复建工程,打造杭州独具魅力的历史文化体验点。该项目用地面积0.4公顷,总建筑面积2356平方米。其中,一期区财政投资750万元,建筑面积945.9平方米,主要建筑内容为灵峰精舍主体、讲学堂、管理用房、蓄水池。

  “复建灵峰精舍,打造杭州独具魅力的传统文化体验点,对于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和里山今后的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里山镇党委书记孙燕青说。

  (记者 仲芷菡 王小奇 通讯员 易育林)

[责任编辑:] [来源: 富阳日报]